“申花”的名字回来了还记得曾经的申花总会吗?

对喜欢足球的上海人而言,2月9日是个重要的日子。申花俱乐部的官方媒体“申花队报”发表文章:《你好,申花!谢谢,绿地!》,宣布上海绿地申花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已于2月8日正式更名为上海申花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。俱乐部而言,是顺应了中国足协队名“中性化”的规定,拿掉“绿地”两个字,就符合要求了。对球迷而言,虽然“申花”两个字一直没有变过,这却是时隔20年之后,迎回俱乐部原来的名字,从2001年的上海申花SVA文广,到上海申花联盛、上海绿地、上海绿地申花……等等,终点又回到起点,一个不带任何附件的“申花”回来了。写到申花俱乐部刚刚成立时的办公地点在现在金陵东路盛泽路。后来,申花俱乐部曾经搬到西藏中路大上海电影院隔壁的原宁波同乡会,那里也被叫作“申花总会”,地址是西藏中路480号。不过那家“申花总会”已拆除多年,恐怕年轻的申花球迷不一定知道。今天就来说一说曾经的“申花总会”,以及它的前世今生。申花俱乐部更名公示

时代,可比申花的名字变得快多了!从凤阳路到南京东路这一小段西藏中路,曾经有过申花总会,之前则是宁波旅沪同乡会所在。如今,西藏中路480号这幢小楼已经拆除,这里不仅有关于申花的记忆。和这座大楼的漫长历史相比,申花这点浮浮沉沉的历史,太短暂、太单薄,太微不足道了。事情,还要从宁波人闯上海说起。申花总会旧址

宁波和上海一衣带水,在上海的宁波人早在明朝就建立了自己的组织:四明公所。清末上海开埠后,宁波人大量来沪,人一多是非也多,四明公所紧邻法租界,法租界要扩张,宁波人占了很大一块地。宁波人的会馆公所里停了不少棺材,法国人觉得卫生防疫会不会有问题。一来二去,宁波佬和法国佬发生冲突,干起来了。1898年(光绪二十四年)发生了法国士兵冲击四明公所事件,宁波人死了17人受伤20多人。血案引发全体宁波人停工罢市抗议,最终四明公所的地产大体得以保留,让出一小部分开辟了宁波路(现在的淮海东路),代价是中国方面同意法租界再次扩展。在这次事件中,宁波籍买办虞洽卿脱颖而出,成为宁波人中的一颗明星。他鼓动洗衣业领袖沈洪赉,带领全市洗衣工人拒绝为法国人服务,一时成为沪上妇幼皆知的知名人士。四明公所旧影

既然四明公所那里不太平,宁波人决定另起炉灶。1909年(宣统元年),由虞洽卿、朱葆三等宁波籍实业家发起组织,宁波旅沪同乡会应运而生。最早的宁波旅沪同乡会

宁波旅沪同乡会最早在汉口路,后辗转福州路、河南路,到1916年在西藏路(今西藏中路)白克路(今凤阳路)口以5.6万两银子购得一块土地,新的宁波旅沪同乡会正式落成。楼为西洋式建筑,门厅前有两根希腊爱奥尼克式柱,三、四、五层及屋顶有阳台。一楼中间为正厅,旁边是会长室、账房、会计室、庶务室,二楼为演讲厅、会议室,三楼有阅览室、藏书室、文社,四楼为聚餐室、音乐室、弹子室、纪念室,五楼则是陈列室、游艺室、健身室等。宁波旅沪同乡会大楼图一

虞洽卿1867年生于宁波镇海,大名叫“和德”,字“洽卿”。因为名字里有个“德”字,人称“阿德哥”。这个名字成为上海的一句方言,专门用来形容那些兜得转、吃得开,急公好义的中年男人。虞洽卿15岁在颜料行当学徒,做到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理事长、全国工商协会会长、上海总商会会长、公共租界工部局华董……头衔一大堆,总之是上海滩上数一数二的大人物。“阿德哥”虞洽卿

1936年正值虞洽卿七十大寿,上海公共租界市民联合会主动发起,向工部局建议设立一条“虞洽卿路”,以“留永久纪念”。凑巧“宁波旅沪同乡会”就位于西藏路,于是各公团就大胆提议将这条西藏路改名虞洽卿路,获得成功。当时租界的马路大量以西方名人命名,把西藏路改为虞洽卿路打破了这一传统,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,非常了不起。租界时代以中国人命名的道路,只有虞洽卿路、朱葆三路、善钟路、麟桂路,当然还有孔子路。而公共租界范围内,只有这“一百零一条”的虞洽卿路,你说老宁波阿德哥厉害不厉害、风光不风光呢。虞洽卿路命名纪念明信片

1936年10月1日,上海的宁波人过大节了。这一段西藏路正式改名虞洽卿路。静安寺路(今南京西路)新世界口和苏州河新垃圾桥(今西藏路桥)南堍,各扎起一座大牌坊,上拉大字横幅:“庆祝虞洽卿路命名典礼”。宁波旅沪同乡会自然是大会主会场。当天大约有30万人上街观看,媒体报道认为:上海开埠至此,公共租界为外人统治已达90年,以中国人之名命名界内大道,举行如此盛大的典礼,是中国人巨大的荣耀,史无前例。虞洽卿路路牌

不过,虞洽卿路毕竟是殖民时代的象征,抗战期间1943年又复名西藏路,1946年更改为西藏中路,沿用至今。宁波同乡会也随着时代的变迁结束了历史使命。1949年秋天,宁波遭到飞机轰炸,宁波旅沪同乡会完成最后一项使命:为家乡父老募捐21亿元(旧币),之后业务全部停止。现在的宁波人在上海还有同乡会,但已是几十年后另起的炉灶,和当年的同乡会没有任何关系了。宁波旅沪同乡会捐款收据

当年申花俱乐部拿下这幢老建筑,当时说起来叫“集餐饮娱乐、美发美容、体育健身、体育用品专卖于一身的会员制豪华型俱乐部”。大楼进门两旁墙基有一组栩栩如生的汉白玉足球运动群像浮雕,还有世界著名球星的图片等等。

不过申花总会的历史非常短暂,很快俱乐部易主,楼也卖了出去,一幢西藏中路上二十年代的建筑,卖了大概6千5百万还不知多少。同乡会,人,岁月,建筑……一篇又一篇翻过去,当年的宁波旅沪同乡会、阿德哥、申花总会……全都成了前尘往事。新建的大上海电影院这一段西藏中路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dwhaitai.com/,中超青岛黄海青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