踢野球的也能学看看英超球队是怎么拖延时间的?

本赛季,南安普顿在联赛中已踢罢24场比赛,其中有14场,队医会在第60到第70分钟这个时段上场干活。

队医给某名队员做治疗或检查时,其他队员会慢步跑到场外,吸点能量胶,补补水,听主帅讲一下战术。

去年夏天的赛季备战期,南安普顿方面意识到:他们的球员体能不行,很难撑完全场,一到下半时就疲态尽显。对手也会抓住这个弱点打,趁机扳平或反超比分。

为了帮球员保存体能和战斗力、撑完90分钟艰苦的比赛,南安普顿想了一些办法。

队医总是及时进场引起了球迷和其他球队的注意。但是,如果这招真有用的话,那能量胶和短暂休息到底会对南安普敦球员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?

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,我们先看看在比赛第60到70分钟这个时段会发生了什么。

在8月南安普顿对阵纽卡斯尔的比赛中,亚当-阿姆斯特朗在第60分钟倒地,队医随即入场。

“他们会吃能量胶,里面有麦芽糊精(一种碳水化合物),很快就能被血液吸收,”曾在狼队任医疗主管的顶级运动医学专家菲尔-海沃德告诉TA,“10 分钟左右就能起效。”

“能量胶是浓缩的,麦芽糊精含量不变,胶换成水,那你得喝老多水才有相同效果,所以才用凝胶。作用主要是提的耐力,让球员的体能可以撑到比赛结束。”

“肌糖原消耗完了,碳水补进来,先转化成糖原,最后变成葡萄糖,给肌肉供能。”

“我在狼队时,很多球员一到中场休息就能量胶,还有些球员要到比赛结束前才会跑不动,他们会在下半场吃能量胶。”

由于没有GPS数据,很难量化短暂休息和能量胶对南安普顿的影响。从表面上看,他们好像确实更来劲了。

南安普顿在各场比赛第60分钟后一共进了9 个球,丢了14个球。海沃德认为这大概率是巧合。

比如在对利物浦的比赛,他们在60分钟前已0-4落后,吸再多能量胶也于事无补。

亚当-阿姆斯特朗在这个时段5次倒地,队内最多。除去利夫拉门托,其他倒地球员基本来自中前场。

无论这招是不是战术安排,海沃德注意到,南安普顿球员在卧槽补血时协调配合得非常好。

“我相信运动学专家们会推荐这么做的,并且会建议应该在什么时候做。哈森许特尔已经允许球队这么做了,”海沃德说,“他们配合得很好,很有套路。”

队医在给斯图尔特-阿姆斯特朗做检查,沃德-普劳斯和沃克-皮特斯站在旁边吸能量胶,其他队员又跑去场边。

海沃德补充道:“他们(运动学专家)看GPS数据知道,一些球员跑得没别人多,有些位置的球员老是要急停急起,跑得多,耗能快,比如边后卫、前锋和边锋,糖原就耗得快,跑得少的球员就耗得慢。

“所以得开动脑筋,在规则范围内尽量想办法。他们这么做一点毛病都没有,球员有权喊队医进场,检查一下自己是不是伤了。这说明他们非常聪明,在动脑筋,充分利用规则。以后慢慢的每个队都会有自己的办法。”

队医必须经过主裁同意才能紧张。在球员疑似受伤但伤情并不严重时,比赛可能会继续进行,直到死球。

裁判一般会先和受伤球员沟通,搞清楚状况,然后再决定是否喊队医进场。但是,在球员明确表示需要检查时,裁判不会拒绝。

为了给场上队员补血,其他球队也想了很多办法。比如狼队常把凝胶袋递给靠近替补席这边的边后卫,再由他分发给队友们。

海沃德指出,守门员有时也会倒地抽筋,那是因为门将们很清楚此时队医必须入场,裁判不可能叫门将去场外接受治疗。

我们问海沃德如果他还在英超工作,当在比赛中看到一名球员在第60分钟到70分钟这个时段倒地会作何感想,他说:“这种情况不可能避免的,这是比赛的一部分,谁知道倒地球员到底伤没伤。

“如果我在某个球队,看到(对手)有人倒地了,我可能会觉得这招不错,我们也得这么干。你能干,我也能干。

如果你认为其他队没把南安普顿的奇招当回事儿,那就太天真了。在这项追求边际收益的运动中,各队不会放过一丁点可能获利的机会。哈森许特尔和团队或许已经找到了这样的机会。

很难确定这到底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,但如果其他球队也开始模仿南安普顿,我们不应该感到惊讶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